寒天

无人像你不可弃

   我想正常老师都会临上课前悄咪咪的走到门窗前一脸俯视天下的眼神静静扫视全班,可是!这个新来的班主任,在非上课时间进班前先敲门是个什么猫病。
 

记一个脑洞  不一定会写 大概是 高冷学生X逗比老师

生长痛2

“帮我问下他,还缺伴郎吗?” 晨安只说了这一句, 就匆匆挂了电话。


我顿时觉得睡意全无,思虑再三还是打给了蒋征。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最后挂掉,不禁伸手揉了揉眼睛,大概是睡太久了的原因 眼睛干干的, 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


婚礼当天许晨安来的很早,帮着核对来客布置现场忙的不亦乐乎,蒋征只是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 ,两人之间默契的什么都没有说。 渐渐来宾全部到齐只空了一个位置,那个位置的主人现在正站在新郎的身后认真的听着教父说的开场语,反正作为一个文科成绩优异的理科生我是一个字没听懂,自从考完四六级我就连26个英文字母都记不全了。


教堂的大门被缓缓推开, 那个女人穿着一袭白纱 裙摆的长度刚刚及地,坠着蕾丝花纹的头纱却一直落到地上,后背的绑带设计 露出姣好的背部线条 ,即使脸被半透明的头纱挡住也可以隐约的看出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新娘入场的时候,只有蒋征喃喃的自言自语着,用打量的眼光看着她。  


   这可能是我见过的最隆重的婚礼,亦是最无聊的婚礼。


两个完全没有任何好感的人被凑成一副牌随意的扔了出去,宣誓完毕就可以走人了吧,真无趣好想快点结束回家。




闭上眼脑海里面却回想起以前和他们去孤儿院当义工陪小孩子们折纸花 ,临走的时候被拦下 “哥哥你们蹲下来好不好” 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小姑娘一蹦一跳的走上前去 把红色的纸花别在二人的胸前 。


不知是谁说了句“像是结婚时新郎新娘胸前带的花”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逗笑了。纷纷拍着手起哄道:“  三十娶,二十嫁,大红灯笼高高挂。折纸花,送新娘,夫妻恩爱到百年。” 这是当地结婚时孩子们说的吉祥话,为了向新郎讨喜糖吃的。印象中的许晨安不好意思的红了耳朵却还是忍不住笑起来,蒋征温柔地注视着他,我总有种他们真的结婚了的错觉。


于是第二天我就被蒋征差遣带着一堆糖果,每当有孩子问起:“怎么会突然想起给大家分糖果呢?” 捧着满满的糖果放进上衣的小小口袋里“这是喜糖,吃了会带来好运气的”


神父开始念着誓词,蒋征低着头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许晨安还在发着呆,我也从幻想被拉回现实之中,是时候要结束了吧。

过了今天,是不是一切都会发生改变。


       许晨安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 铿锵有力地说了句“我不同意”便疾步走到蒋征面前,微微抬起的手又被放了下来,深深地鞠了一躬“对不起。”


转身抓住了新娘的手,拼命的往外跑。


身体比思维运转的更快,当我反应过来是也跟着他们两个跑了出去,现在特别心疼蒋征 台上估计就只剩他和神父大眼瞪小眼。


直到跑到附近的一个公园才停下 ,许晨安转身对坐在凉椅上的女人说:“对不起, 毁了你的婚礼。打我也好,骂我也罢 我都不会怪你的。可是……”顿了顿将西装外套随意挂在凉椅的扶手上“结婚的话,果然还是要和喜欢的人比较好吧。”


身旁的女人笑了笑,“谢谢你”


“不用管我你现在去找你的男朋友吧,我要在这里等一个人”头纱被丢在地上,点缀在盘发间的珠花被用力拔下,长发随意散落着映上和煦的阳光。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家”许晨安望向身旁正在伸懒腰的女人, “ 啧,你话怎么这么多? 疑问就留着问蒋征吧 我没空和你解释。”不耐烦的瞥了眼。望着许晨安离去的身影松了口气,修长的指甲敲打着轻微生锈的扶手。


“   卧槽……你们倒是等我下啊  ”体力渣的俞凡好不容易赶上却发现只剩下了一身白纱侧着身体靠在扶手上的那个女人,晨安却不知踪影。


  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啊,内心默默流泪。


闻声抬起头,睁开了眼睛。俞凡微微一怔


眼前的人揉了揉头发笑着缓缓站起“俞凡,好久不见”。





















生长痛

住在我楼下的那对恋人要结婚了

不过婚礼并不是为了他俩举行的

他们也没办法结婚

因为他们两个都是男人

蒋征  许晨安 

一个是我的高中同学 一个是我高中数学老师

毕业之后成为了恋人

两个月前他们还在一起  起床 、 洗漱 、吃早餐  、工作  下班 ,一切都是那么正常 。

蒋征却突然离开 只留下一封  婚礼请柬

简直莫名其妙

对吧?

        结婚对象听说是他工作的那家医院院长的独生女

,双方家长都很满意,俩人好像很小时候就认识 ,订婚也是一年前的事  只不过身为新郎的他不知道而已。

正好一年前他向家里出柜




“你觉得他是真的爱你的吗?我不希望你以后后悔 这对你和你所谓的男朋友双方都不公平”

心平气和的看着眼前在办公室桌上看到婚礼请柬,却发现新郎是自己名字丢下工作怒气冲冲赶到家的自家儿子

“你到底什么意思”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 没好气的说道。

“不如这样,我们打个赌吧 要是他有勇气在婚礼当天带你离开  从此之后我就算认可他了”    

         虽然许晨安不说 但蒋征知道他一直很在意自己父母的看法,担心自己的感受

         这样的话 就可以没有顾虑的在一起了吧 

         

          因此接受了母亲无理取闹般的要求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将果汁里的冰块咬的嘎吱响的俞凡在接受了这样的设定有些懵逼的说 “所以现在找我来到底想干嘛”

“他……这几天还好吗”蒋征眼神渐渐暗了下去 些许不安地用拇指摩擦着咖啡杯的杯面  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兴奋过头 现在才开始担心是不是有点太晚了啊”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 叹了口气“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以他的性格 ……算了 ,你还是想着怎么向对方家长赔罪吧你”。还是不要告诉他好了 ,眼前的家伙眼睛里所看到的大概都是以后终于能够和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这样的事情吧。

         却忽略了最重要的问题

         四个小时前晨安还满眼血丝的哑着嗓子地问我:

         “ 我该怎么办”

       并不是出于对爱人的信任不足 ,而是不愿意去亲手毁掉另一个人的幸福

“能够穿上一身白纱和'喜欢的人站在一起接受所有人的祝福会感觉很幸福吧” “我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那也没有资格去剥夺别人获得幸福的权利啊”

         我沉默着不知该说些

        他们都没有错

        只不过是想要在一起罢了

        那么卑微渺小却能够温暖彼此的感情

        在细心的呵护下慢慢 融合  升腾   沉淀为爱

        

        

        能被爱情所困扰、快乐、难过也是件很让人羡慕的事情的啊可惜我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自暴自弃似的在家整整躺了三天,没有蒋征在门口骂骂咧咧地踹门赶我出去走走,恶狠狠地说“再呆在家里就要发霉了”, 也没有晨安小天使温柔地敲门“小凡啊,饭做好了 快过来吃饭吧。”   

        而我什么都做不了 ,也没有能力去帮些什么 ,这毕竟是他们自己的决定,是他们自己的爱情 。

            

       

   







粘着系女子(短篇)

直到后来 我们才知道她所说的那个女朋友两年前在一场事故中抢救无效死亡,家属认领尸体时 是她先找到的。


因为那个人手上带着的戒指是以前她们说好一起存钱买的


“如果在存到买戒指的钱的时候两个人还在一起的话 那就结婚吧”说着这话的她眼睛里闪烁着满满的幸福


紧紧地握住已经没有血色的手,无神地望着早已失去生气的爱人。


忽的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用力掰扯开那只握拳的手


手心里躺着一枚同样款式的戒指 摸起来和她的手心一样冰凉,还有一张揉捏出褶皱的字条用歪歪曲曲的字写着


我爱你


到停止呼吸的那一刻我仍是爱你的


虽然没有机会亲手为你带上


但是   戒指很漂亮吧


是你最喜欢的那个款式 


所以按照约定


你可不可以嫁给我


你看  我已经带上了哦


就当你默认了好不好



我好像看见了一幅场景  她慌忙地为自己带上戒指,紧紧的握住所爱之人的手 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笨蛋  我愿意的啊”







完.


粘着系女子 (短篇)中



大概朋友视角?


还有一章完结(≧▽≦)


久违地和朋友聚会 ,问到她:“你女朋友今年多大了来着,你俩也不想想以后的事。”


“她今年20”炫耀似的伸出带着戒指的那只手笑着说“已经向我求婚了哦”


“你骗人的吧 前年你就说她20 今年不该22了?”

“就是 大家都在关心你 你就说实话呗 ”

“你们是不是早就分手了?”

“都是朋友 也没什么好瞒的吧”


她没有在说什么


只是像一个犯了错被批评的孩子一样 低着头沉默了会


小声地啜泣着


嘴里还喃喃地说“明明就是20岁啊…………”


见她这样大家也无心再问 ,生硬地转移着话题试图遗忘刚才的尴尬





未完(。・ω・。)ノ♡


粘着系女子(短篇)


我像是做了场大梦,醒后却不见她在


她的衣服、化妆品、毛巾、杯子 抽屉里的眼镜 ——除了备用钥匙还静静的躺在床头柜上 


属于她的一切东西都没有了


于是 我又浑浑噩噩地睡去,认定这一切都是假的,我还没有睡醒,我怎么会在一个没有她的世界里呢。


直到入梦前我还在想  家里肯定是来小偷了

等她回来了,她要是知道她的东西不见了,一定会生气的……


可是我睡了又醒,天 黑了又白 ,她还是没有再回来。




大概还有一个后续?(*'▽'*)♪


我的她

无剧情

无文笔

只想单纯 甜甜甜!!

求评论求私戳求勾搭'(。・ω・。)ノ♡


“现在这个在镜头中的人叫齐恩 ,怎么样长的漂亮吧  是我的女朋友哦~”

“齐恩~看下镜头嘛”

“看一下我嘛 ”    。

“做饭呢 别闹” 对着眼前举着摄像机来回晃悠的凌晗无奈的笑笑,又继续低下头仔细码好刚洗干净的姜块准备切丝。

“齐恩 我不爱吃姜”  说着 扯了扯齐恩的衣角

“去腥气的 一定要放 炖好汤之后会给你挑出来”说着转身蹭了蹭凌晗的额头

“恩……那好吧”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举高手中的相机 调出刚才拍摄的内容 看着看着又发起了呆 无意间松开了手 相机 啪的一声砸到了鼻梁和前额 “好疼……”

听到某人哀怨的惨叫 立刻关火走过来“手拿过去 我看看”

因为疼痛而下意识眯缝着眼睛 手捂着鼻子 身体蜷缩起来

虽然这个模样可笑但是如果齐恩敢笑出声的话她死定了 凌晗闭上眼睛想着 

“ 不会笑话你啦 别用手挡着了,我给你拿条冰毛巾敷一下”  把凌晗的爪子从脸上拿下来 安慰似的摸了摸她的手心 然后走向浴室去拿毛巾

刚消停了没多久 脸上的红印还没消完 又不死心地围过来

“齐恩 ~我好饿 饭好了吗” 名字的尾音被带着撒娇的语气拉长

“还差把汤盛出来就可以开饭,你先去拿碗吧” 齐恩把菜一道道端上桌后又转身去拿筷子

“所以说干嘛把碗放到那么高的地方嘛!”踮着脚才勉强从碗柜中把碗拿出来的凌晗在心中吐槽道

在阳台收衣服半天没听到一声响动的齐恩走到卧室门口冲客厅喊道“汤刚炖好太烫……”

话还未说完 就听见凌晗今天第二次飚上高音 其声音的穿透力极高 吓得齐恩手里的衣服都掉在了地上

此时顾不得掉落在地上刚晒好的衣服  连忙向声音的源头 ——厨房  跑去

凌晗蹲在地上双手抱膝看着眼前洒落了一地的鸡汤 眉毛紧紧的皱着双手抓住衣角在手中揉捏表情很失落“对不起,齐恩  我又搞砸了”“没事吧?” 焦急的看着眼前的人

“恩……没事” 凌晗摇着头笑着说

双手扶着凌晗的肩膀缓缓地扶着她起来 突然双手环过腰际把人往怀中一带 ,用脸轻蹭着凌晗的脸颊

松了口气似的说“没事就好 没事就好”

“对不起  是我不好 吓到你了吧”把头轻轻靠在齐恩的肩头

“不说这个了 快吃饭吧 菜都要凉了  ” 抚摸着凌晗的脑袋微微一笑

夕阳的光辉缓缓撒入室内,映在两人的脸庞上

“齐恩”

“嗯?”

“从我这个角度看 你脸红的跟喝多了一样”

“噗……是是是 我喝多了”憋着笑在凌晗额头上轻轻一吻

“那 喝醉了的 小齐恩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

“你银行卡密码是多少”装作很严肃地看着她

“工行农行的 密码是你生日 交行的是 你高考分数 还有……”

“  用生日当密码很容易被被人破解啊 笨蛋” 

指望她能说出什么浪漫的话的我是笨蛋没错

“你不怕我知道你的银行密码把你的钱全转到我户上?”

“没事 做一次五百 慢慢还”好像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某人说

 

……………… 

“继续啊?”

  

“什么时候吃饭 我饿了”生硬地转换话题的凌晗拉着齐恩走向饭桌

吃完饭大脑属于待机状态的凌晗像松鼠一样张开四肢趴在地毯上望着刚收拾完一地狼藉现在正在洗碗的齐恩发呆 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突然间笑起来 眼睛弯弯的 像一轮未满月的月牙 酒窝像盛着满满的蜜糖 让人看着心情就会莫名变好

“笑什么呢”

“齐恩 不知道为什么 我觉得咱俩好像就能这样过一辈子似的”

“一辈子啊……”放下了正在清洗的碗碟 双手撑在桌沿边 自言自语

“嗯?”

“我会给你做一辈子饭”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吃一辈子你做的饭好啦”

两人相互对视着 笑容温柔到好像可以融化保鲜柜里凌晗瞒着齐恩偷藏的巧克力

如果时光可以静止重放 只愿重复倒带有你我两人的风景